翻译官分集剧情介绍

发布时间:2016-05-29 类别:剧情大全

翻译官分集剧情介绍

导语:翻译官分集剧情介绍共V版38集;未删减版42集。《亲爱的翻译官》很有意义,还架起了中法文明的桥梁。

翻译官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乔菲,一名外大到苏黎世大学的法语交换生,她的人生信条是“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她不愿意错过任何一道美丽的风景,错过任何一份美好。程家阳,一名翻译官,他的工作就是在法语和汉语之间穿梭,如果有人在翻译上出现关键错误,他决不会让对方蒙混过关,他认为有些人天生就当不了翻译官。乔菲和程家阳在一次国际论坛上相遇,正巧一名中国学者需要翻译,他听不懂外国学者关于苏黎世大学的介绍,他随手拉到乔菲问她是否可以帮忙,但乔菲显然被外国学者话里的某些单词给难住了,斟酌之后她还是将原意为“分子生物学”翻译为“生物学”、“人类学”翻译为“社会学”,程家阳在旁边听到,这女孩可是犯了他最难以容忍的关键错误,他毫不犹豫地插嘴把最正确的翻译用中文讲述给中国学者听。两位学者向他们道谢后满意离开,乔菲主动向程家阳招呼,以为他也是法语交换生,但程家阳毫不客气地指出了乔菲的问题所在,乔菲却不以为然说自己只是大二的学生,有些单词还没有学到,程家阳如数家珍般把这两个单词出现在大一课本第几课第几章节告诉乔菲,他对乔菲说像她这样学法语就是在胡闹。一番话把乔菲气得够呛,乔菲说自己是因为成绩优异拿到奖学金才被推荐到瑞士留学的,她的梦想是当一名翻译官,程家阳冷冷地扔下一句“你不合适”。同学告诉乔菲她的奖学金泡汤了,这意味着她不能继续待在瑞士,必须回国了,而原因就是她上次犯了关键性的翻译错误,而恰巧又被翻译官亚历克斯·程遇上了。回国后的乔菲勤工俭学,晚上在一家酒庄当服务生。这天酒庄来了一个特殊的顾客,正是乔菲在苏黎世大学遇到过的翻译官程家阳,可惜这天程家阳喝多了,压根没认出乔菲,反倒借着酒性和乔菲闹到了派出所,派出所让他们分别叫亲友来证明他们的身份并领人回家。这不程家阳的哥哥高家明和乔菲的闺蜜自封未来巨星的吴嘉怡在派出所门口相识了,吴嘉怡对高家明一见钟情。高家明把程家阳接回去,一路上没少训他,说他可是他爸的亲儿子,一定要对得起程家。家阳告诉家明晓华姐就要回来了,家明显然并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推说自己明天有手术,随即驱车离开。文晓华和程家阳同在高翻院上班,两家是世交,家阳暗恋晓华,但晓华则钟情于家明。在硕士生毕业论文答辩会上,乔菲的论文论点明确、论据详实及答辩的口语能力得到了在场师生的一致好评,点评老师得知乔菲的梦想是考进高翻院当一名翻译官,他祝乔菲梦想成真。乔菲去参加高翻院的面试,因赶得匆忙迟到了一分钟,又莽撞地撞上了程家阳,当她得知程家阳是今天的面试官后,她觉得自己是完蛋了。直到开始面试,程阳家看到乔菲的个人简历才想起原来面前这位姑娘就是曾在苏黎世大学谋面的乔菲,而乔菲也终于知道那个害她匆匆结束交换生回国的“坏人”就是眼前的程家阳程主任。

第2集

程家阳根本不理会乔菲的求情,毫不犹豫地在面试卷上给她打了零分,乔菲和程家阳这梁子算是越结越深了。程家阳帮文晓华家的文道酒业拉赞助,他去找好友王旭东商量,王旭东约了企业家周南一起和晓华吃饭谈合作。乔菲因交不上住宿费被宿管阿姨拉着上系里评理,出于无奈乔菲只得向吴嘉怡借钱,吴嘉怡倒也爽快,说是钱放在自己这里还不如借给乔菲比较靠谱,顺带她又告诉乔菲自己刚把她的助手兼经纪人给炒了,她让乔菲就搬去跟她一起住,平时保证不会影响她学习,只求她关键时刻帮忙充当一下助手兼经纪人就足矣。高翻院录取名单放榜了,乔菲的总成绩超过了分数线,但却没被录取,她直觉是程家阳在从中作梗,她暗暗发誓不能让程家阳毁了她的翻译梦,决定去找他好好理论。其实办公室室时田主任和程家阳他们也在讨论乔菲,看到乔菲的笔试成绩是第一名,却因为今年高翻院的新录取标准必须面试口试双达标而被拒之门外,田主任为之大呼可惜,程家阳提出不如给她见习实习资格。正在此时乔菲气势汹汹地进来指着程家阳就说他报复自己,制定双标准也是为了针对她,她气极了口不择言,说是难怪外面的人都说他是变态,是程人魔。幸亏文晓华出面替乔菲说话,程家阳才算勉强答应当乔菲的导师,但他有一个要求,就是转正考试时只要乔菲考不到第一名就直接淘汰。程家阳开始对乔菲展开了魔鬼式训练,他让乔菲一边数楼梯,一边听音频跟读,中途他又让乔菲出去买五杯不同口味和要求的咖啡,回来再问她刚才听讲的音频内容,显然乔菲在做了其他事之后把音频的内容给忘了。程家阳对她的训练目的就是让她学会分配注意力,学会在复杂的环境中把注意力放在重要的事情上,显然他对乔菲的表现并不满意。高家明因专业论文被剽窃,正与周医生争执关于海绵状血管瘤的问题,恰巧门外有这个病的患者听到了他们争执的内容,顿时以为自己的病没得救了万念俱灰,高家明安慰患者他的病完全可以通过手术切除肿瘤。主任得知消息后训斥高家明简直是胡闹,连病人的脑瘤长在什么位置都不明确,怎么可以乱承诺,高家明的理论却是他的话可以给病人生的希望这就是意义所在。乔菲在训练同声翻译时突然咳嗽出声,程家阳发现乔菲发烧了,他让乔菲无论用什么办法必须将体温降到37.2度以后才能进训练室,但又不能缺勤,乔菲都快绝望了,她用冷水洗脸、爬楼梯出汗。各种方法都用上了,却依然无法退烧。文道怪女儿文晓华什么人不好选去喜欢一个假富二代,高家明的父亲当年只是高翻院的一个司机,结果还连车都开不好,夫妻双双死于车祸,程思远虽然认他为养子把他养大,但并不表示他就真的是程家的人了。这些都还不是关键所在,关键是他的心里根本没有文晓华。高家明上门质问文道为何要拿他的研究课题去赞助他的竞争对手。而文道则振振有词高家明之所以愿意留在国内搞科研,看中的无非是自己的钱。

第3集

程家阳让实习生们参加一个法国访问团的非正式酒会,他给实习生们一个晚上的时间去准备正式的着装。高家明和文道当着文晓华的面互相刻薄着,文晓华夹在两人中间特别为难,但高家明却丝毫不为晓华留情面,他说自己从没有对晓华提过“感情”两字,两人之间一直是晓华在一厢情愿,每次提分手提复合都是晓华,他郑重地提出这一次他们是真的分了,算数的,晓华被气得直抹眼泪。高家明心中烦闷一人来到江边吹风,他想起之前在公安局门口见过的那个“未来之星”吴嘉怡,于是一个电话过去想邀她一起晚餐,终于等到了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来电话,吴嘉怡只觉心花怒放。酒会其实压根就是程家阳搞的一个为了锻炼实习生的模拟晚宴,乔菲成功地帮助同学们通过了苛刻的程主任的着装、礼仪考核,酒会上乔菲应对自如的表现也令家阳颇为满意。但没想到被程家阳邀请过来冒充酒会客商的伯努瓦看中了乔菲,有意将乔菲挖到自己公司,程家阳跟着两人来到停车场,他严肃地命令乔菲酒会后跟他走。文晓华因为高家明的事一直心情不好,晚上来到酒会坐着也是一言不发,程家阳心疼晓华,不满哥哥的做法。吴嘉怡和高家明一起吃饭相谈甚欢,饭后两人来到酒吧,嘉怡提出让自己闺蜜来见见新男友,没想到乔菲的出现令现场气氛顿时尴尬,原来高家明正是乔菲的前男友,家明看到乔菲,立刻推说院里还有急诊匆匆离去,只留下若有所思的乔菲和一脸花痴相的吴嘉怡。乔菲思虑再三决定告诉嘉怡,她和高家明真的不合适,她说高家明这人看起来掌控欲特别强,但吴嘉怡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根本听不进去。高家明正在家里翻看乔菲的照片,程家阳气势汹汹地找上门来,他认为哥哥这样对文晓华不公平,他执拗地让家明必须向晓华作出解释,家明奇怪地说自己谈了那么多场恋爱,这个弟弟从没横加干涉,为什么单单对文晓华如此紧张,莫非家阳喜欢晓华?家阳约了晓华,却空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晓华的人影,家阳的朋友王旭东一针见血地说不知道是他旭东做生意先成功呢还是家阳追晓华先成功呢?看起来两个都不太靠谱。晓华一人在家里郁郁寡欢地,压根就不想赴家阳的约,突然家明的微信进来了,家明主动约晓华一起用餐,晓华立即满血复活,她兴奋地起身打扮就要出门,并发短信给家阳说自己不能赴约了。乔菲把外语学院的需要勤工俭学的学弟学妹的资料交给伯努瓦,希望伯努瓦能提供一些工作岗位给这些学弟学妹,但伯努瓦显然只对乔菲感兴趣,程家阳事先接到了伯努瓦的电话适时出现在他们的谈话现场,他坚持相信伯努瓦告诉他的乔菲已经答应去他们公司的事,而根本听不进乔菲的任何解释。

第4集

乔菲愤怒于程家阳侮辱她的理想,考上高翻院当一名翻译官是她的理想,如果她没有理想,早就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蓝领,那么她妈妈的手术也早就可以完成,不用整天担惊受怕,她没有一个当翻译官的爸爸,从小可以用法语给她讲故事;她也没有一个做生意的妈妈,让她可以想去法国拔腿就走。她和程家阳就是生活在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像她这样的普通人也许努力一辈子也只能到达程家阳之类特殊群体的起点,而他们只会在终点嘲笑别人跑得太慢。程家阳却告诉乔菲如果她想要虚伪的同情要多少有多少,但他想说的就是让乔菲尽快滚出高翻院。高家明约文晓华吃火锅,他明知道晓华一吃辣就起痘,但他就故意约她吃火锅,晓华故作不在意,说自己吃了这么多回也能吃一点辣了。高家明直截了当地让晓华不要再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了,她明明就是女神级别的,却偏偏对自己死缠烂打,这让她的那些追求者情何以堪啊。文晓华依然自我安慰说反正高家明也从没爱过谁,高家明却坦承自己真爱过一次,只是被伤了而已。突然邻桌一位男子心脏病发,高家明一反他平时痞里痞气啥都不在意的样子,医生的职业道德让他第一时间上前实施急救,并尽职地跟着病人上了120急救车,直接把晓华撂在了一边。乔菲无意中从文晓华处得知程家阳那一届的翻译官同学里有一个同学也叫伯努瓦,于是她终于明白原来伯努瓦压根是程家阳为了把她踢出高翻院而找的帮凶,乔菲大怒立即要找程家阳算账,她让程家阳把伯努瓦叫来当面对质,如果她是答应了伯努瓦跳槽那么她立刻滚出高翻院,如果是程家阳错怪了自己,那么必须道歉。程家阳替所有的实习生安排了实战演练,却发短信让乔菲不用来了。乔菲明白程家阳这是铁了心要淘汰自己了,她看到田主任立即向他打听如果今年自己被淘汰,明年还能再考吗?田主任有心帮乔菲一次,言语中故意透露了程家阳此次带实习生实战的信息,乔菲通过百度轻松得知他们的活动地点,积极主动前往。没想到就是这一次主动出击乔菲犯了严重的外交事故,她不知道加布王子所有的食物和水都是随行带来的,为的是不让人能够提取到王子的DNA,不知内情的乔菲擅自动了王子的茶杯,差点引起轩然大波。乔菲知道此次事态严重,程家阳告诉她不久院里就会公布第一批淘汰名单,相信会如她所愿。程家阳坚持认为乔菲不适合高翻院的工作,他把乔菲介绍给王旭东,让旭东在公司给她安排一份翻译的工作。文道急于把女儿推销给周南,他告诉晓华他们家的钱全部投资到海外的那个矿里,如果周南不投资他们的酒庄生意,那么他们的房产就得卖了去还债。

第5集

文晓华不知道该不该听爸爸的话接受周南,她说自己过去、将来、将来爱的都只是高家明,文道反驳说但过去、现在、将来伤害她的也都是高家明。文晓华决定约高家明见面,只当是最后一次见面,断了自己的念想,高家明很快答应见面。乔菲对程家阳说只有当第一批淘汰名单上白纸黑字有她的名字,她才会离开,否则她决不会离开高翻院,程家阳觉得乔菲不识好歹,他只是想把乔菲体面地送走,但显然乔菲并不领情。程家阳和王旭东在乔菲打工的酒庄喝得烂醉,王旭东在厕所里狂吐之后让服务生帮他打车走了,留下程家阳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乔菲实在没有办法,只得把完全不省人事的程家阳带回和吴嘉怡的合租房,没想到原本在外拍戏的嘉怡居然在家,正在她紧张之时,家明约嘉怡去外滩看星星,乔菲如释重负。事实上高家明约吴嘉怡只是为了让文晓华死心,在文晓华离开后高家明随即向吴嘉怡提出分手,但吴嘉怡却认为这是男人的欲擒故纵之计。乔菲看程家阳睡得特别不踏实,于是费了老大劲替他脱了衣服,并发扬风格把自己的床让给他睡,没想到第二天两人睁开眼睛时发现竟然都滚在地上,睡相还十分“亲密”。乔菲让程家阳赶快穿上衣服离开,千万不要让她合租的朋友看到了误会,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打开房门正撞上吴嘉怡推门而入,吴嘉怡指着程家阳就叫出了他的名字,她让家阳不要觉得奇怪,因为外面正有一个同样一身酒气的男人在不停地召唤他呢,她身后站着的正是王旭东。显然王旭东对吴嘉怡非常感兴趣,借口等程家阳洗漱的时候,不停地对吴嘉怡问长问短,临走还不忘约她一起喝酒。吴嘉怡拜托乔菲晚上百忙之中抽一个小时陪她去见个导演及制片人,乔菲正犹豫间响起了敲门声,来的是程家阳,他说自己的手机坏了,想借用乔菲的电脑发封邮件,乔菲说家里没装网络,她可以用手机帮他发。程家阳让乔菲发邮件给田主任,就说他推荐的淘汰名单是乔菲和王琳琳。吴嘉怡跳了起来问程家阳她们家菲菲哪点对不起他了,居然要淘汰菲菲?反倒是乔菲真的得到了淘汰信息索性淡定了,她用法语说“论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程家阳露出赞许的笑容,说她这句翻得真不错。乔菲和程家阳一起乘公交车去高翻院上班,虽然这可能是乔菲最后一次去高翻院,但乔菲依然保持着饱满的精神状态,并考虑到公众影响,到了高翻院附近她还指点程家阳和她分别走不同的路进单位。一到单位乔菲就把翻译报告交给程家阳,让他提出修改意见,并表示自己一定会坚持到最后一秒的。

第6集

实习生的考核成绩出来了,程家阳嘴上一直说要淘汰乔菲,其实还是对她非常上心,偷偷来到田主任办公室为乔菲求情,说是加布王子访华外事活动的安保事故是他的责任,是他没有安排好,与见习实习生乔菲无关,田主任称自己会酌情少扣几分,不过要求程家阳作一份深刻检查,田主任调侃说他会把这份检查珍藏起来,要知道这可是程家阳进高翻院以来的第一份检查。最终的淘汰名单出来了,乔菲作为考察待定名额勉强留了下来,乔菲激动得眼泪都下来了,她感谢程家阳手下留情,程家阳却告诉她从现在开始到转正考试乔菲一共还有三十四天的时间说服他留下她。说完扔给乔菲一大叠的资料,说是明天带她上战场,让她当晚加班把资料准备出来,而他现在准备回家睡一觉,乔菲家的破地板实在是睡得他浑身难受。医院宣布赵医生为神经外科的副主任,主任正在号召大家以赵医生为技术骨干深入开展脑部海绵状血管瘤的研究和治疗工作之时,会议室闯进了一名送锦旗的病人家属,家属大肆表扬了高家明医生做了好事不留名的高风亮节,赢得了现场一片掌声。会后主任直截了当地戳穿了高家明的把戏,他知道这一切都是高家明安排好的,高家明却说自己只是一个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他既愿意干救死扶伤的事,也乐于做对自己有利益的事,只要院里解决了他的事,他肯定不给院里惹事。乔菲一早答应了吴嘉怡帮她去见导演的,程家阳想着乔菲正一个人在加班,于是买了宵夜还佯装是买多了便宜乔菲的,没想到赶到院里一看根本没有乔菲的人影。程家阳一个电话打过去,当得知乔菲不努力加班却跑去了菲比酒吧,顿时怒了,当下就驱车赶往酒吧,程家阳赶到酒吧正好解了被导演纠缠的乔菲的围,他把乔菲带到酒店让她去开一间行政房,并马上买一套正常的衣服,然后就让乔菲连夜继续工作。乔菲实在被折腾得累得不行,坐在椅子上就睡着了,当她被酒店的morning call叫醒时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当然她不知道是被她称为人魔的家阳把她抱到床上休息的。家阳约乔菲到餐厅用早餐,他掏出一千元钱给乔菲,说是作为占用她一个晚上的劳务费,他知道她需要钱,乔菲觉得自己被羞辱了,她让家阳把钱拿回去,否则她会钱砸他脸上,程家阳始终误会乔菲是一个为了钱不择手段的人,乔菲不想把自己的身世说出来以博取同情增加他人的优越感,但又因为被误会而委屈万分,她诅咒程家阳一辈子自以为是,白痴才会喜欢他。乔菲缺席同声传译会,也没去高翻院上班,吴嘉怡担心她真的会想不开自杀。乔菲说自己就是想不明白程家阳为什么总把她往坏处想,一脚一脚想把她往泥潭里踩。

其余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