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桂生_林桂生简介

发布时间:2016-05-11 类别:野史杂闻

林桂生_林桂生简介

导读:林桂生是谁?林桂生从哪里来?林桂生是做什么的?她是一个二十多女人,在旧上海开了一个妓馆。后来嫁给了黄金荣,她栽培出杜月笙,成了上海黑道幕后头头。她有荣华富贵,她经历过年老色衰被抛弃。最后她选择抛弃家产独自一个人过!

林桂生_林桂生简介

林桂生从哪里来?关于她的资料少得可怜。她就像一个只有今生没有前世的女人,一出场便是在上海南市区一枝春街“烟花间”里。“烟花间”是一个不大的妓馆,老板娘便是林桂生。

别家妓馆或妓院的老板娘,都是厮混江湖许多年的半老徐娘或老婆子,而林桂生却是年轻的,只二十出头就有了不小的名头。她十分精干,骨子里透着一种既强悍又柔弱的美丽,为人处世老到得让人不敢直视。

有一天,刚刚破获一桩关系法租界利益案子的黄金荣,晃悠悠地来到一枝春街。正在琢磨着要去哪家院子里买笑饮酒时,街的对面行来了林桂生,当然,那时候黄金荣并不知道对面的女子就是林桂生,林桂生也不知道打量她的男人就是黄金荣。林桂生吸引了黄金荣。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吸引力十分奇妙,一个男人一天不知要和多少女人碰面,一个女人一天也不知要和多少男人擦肩而过,能够相互吸引的少之又少,但,谁都不知道哪一天会遇见哪个人,然后就被深深地打动了。

林桂生对黄金荣浅浅一笑,黄金荣便不由自主地跟着她来到了“烟花间”。

就是这次相遇,两个人从此开始了近半生的纠缠,相互成就,最后形同陌路。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黄金荣对林桂生一见倾心,生出了再也离不开的爱意。林桂生是何等女子,身在烟花之地,阅人无数,自是有着不容小觑的识人功夫,她看出了黄金荣不是个平凡人,假以时日必成大事,也不由得动了心思。于是,两个人就眉来眼去地厮混缠绵在一起了。

爱到浓时,二人决定结婚。林桂生卖掉“烟花间”,嫁给了三十多岁的黄金荣。同时,她也开始了自己叱咤风云的岁月。

确切地说,是黄金荣入赘到林家为婿。结婚时,林家在均培里建造了一幢私人宅院。宅以主贵,“均培里”在那时候的上海滩甚是知名,后来上海滩青帮人物杜月笙、金廷荪、马祥生等人都曾在这里居住过。

黄金荣是混江湖的,林桂生也是,她有着男人的霸气,又有男人所不具备的缜密心思。林桂生经过深思熟虑,将自己所谋划的未来蓝图描绘给黄金荣听,本就雄心勃勃的黄金荣,听得笑不拢嘴,频频点头附和。

就这样,在敢想敢做又行事练达的林桂生的策划下,一个黑社会组织的雏形在十六铺显现,并以凶猛之势迅速蔓延开来。黄金荣面向整个上海滩广收门徒,他们一路贩毒聚赌,行劫窝赃,绑票勒索,走私军火,可谓无恶不作无孔不入,穿梭于上海滩的三百六十行里。

黄金荣的发迹,林桂生立下汗马功劳。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美中不足的是,林桂生未能为黄金荣生儿育女,于是领养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

在林桂生还在“烟花间”时,有个小侍女叫李志清,因为长相秀丽又为人聪敏乖巧,林桂生不忍让她做妓女,留在身边做了贴身侍女,情深如同母女。嫁给黄金荣后,林桂生仍将李志清留在身边。等到领养的儿子长大了,林桂生便把李志清给了儿子做媳妇,可惜,这个养子命薄,还不到二十岁就死了。

李志清青春正好却做了悲情的寡妇,其心中哀忧可想而知。改嫁可以吗?黄金荣和林桂生谁都不开口,甭说李志清不敢有此念想,就算她想,有哪个男人敢来招惹她呢?这个俏丽的少妇,心中藏着巨大的不甘,毕竟是曾追随林桂生混迹风尘的女子,敢想敢做,她将算盘打到了黄金荣的头上。

一生唯爱金钱和女人的黄金荣,哪里经受得住李志清的撩拨?把持不住,黄、李二人陷入不伦之爱。

这一切逃不过林桂生的眼睛,不过,她什么都没有做,装聋作哑。或许她认为她亏欠黄金荣的,虽帮助黄金荣打下一片天地,但她到底没能为他生下一儿半女,这于一个女人来说,是难以言传的卑微,不自觉地就在他面前低了几分。

但,要林桂生如何不悲伤?一个是她付出全部情和心的男人,一个是她视如己出的女子,他们是她在这世间最爱的人,却无情地狠狠地背叛了她伤害了她。想这世间人世间事,大多都是无情,最惯于捉弄并摧毁人的真心。

据说,自发现黄金荣和李志清的肮脏苟合之事后,林桂生不过问他们之间的丑事,也不再过问黄金荣的“霸业”了,随便他怎么折腾,她不理不问。守着偌大的正房,她一个人在那儿吃斋念佛,偶尔外出看看戏。

倘若余生就这样貌似平静地过去,也算得好了,偏偏黄金荣不是个省事儿的主,他又招惹了一个露兰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生活慌张错乱,不给人平静喘息的工夫。

新人不笑旧人不哭

露兰春的出现,是林桂生的劫数,更是黄金荣的。

再霸气再强势的男人,一辈子也总会碰到一个让自己鬼迷心窍、智力下降的女人。若是能料到结局,想必黄金荣情愿苦苦压抑色心也不会去打露兰春的主意吧。可惜,他太自信了,认为上海滩没有他黄金荣不能得到的,他动动指头就一切都照着他的意愿走。

露兰春是黄金荣的徒弟张师的养女,张师在法租界巡捕房当翻译。露兰春小的时候,养父张师常常带着她去拜访黄金荣,也就是说,黄金荣是看着露兰春长大的,他比露兰春年长三十多岁,露兰春唤他“公公”。

黄金荣的共舞台开业后,露兰春常随养父母去那儿看戏,耳濡目染,对戏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许多时候,她独自一人往戏院跑。有一次家宴,为宾客助兴,露兰春演唱了一段,赢得客人们的赞赏。黄金荣看她生得俊俏,有学艺的天分,便要张师为她请师传授,特意栽培。露兰春自己也很勤奋,没过几年,便成了一名出众的坤角文武老生。黄金荣视她为共舞台的摇钱树,还为她取了艺名——露兰春。

为了捧露兰春,黄金荣不遗余力,一连两个月,亲自去共舞台为她捧场,又甩出大把银洋,要各报馆不惜成本地宣传露兰春。黄金荣还为露兰春张罗演主角,灌唱片。一时间,上海各大小报纸纷纷刊出露兰春的俏影玉照,她的名声甚至压倒了上海红伶小金玲和粉菊花。

浙江督军卢永祥的儿子,闻名遐迩的民初四公子之一的卢筱嘉,最爱听戏,他看到报纸上大篇幅介绍露兰春,就一袭青衫,轻车简从,专程前往共舞台,看露兰春的戏。戏尚未开场,卢筱嘉就让跟班给露兰春送去一枚钻戒,约定戏散后共度良宵,露兰春毫不犹豫地以有约为由拒绝了他。

卢公子何时曾经过这种事儿?偏巧那天露兰春一不留神,将一段戏文唱走了板。正十分恼火的卢筱嘉,瞅着这机会,在台下阴阳怪气地喝起了倒彩。露兰春也从未经过这种事儿,一时羞愧不已,很勉强地唱完一段后,便不按锣鼓的节拍匆忙奔回后台,失声痛哭起来。恰好那天黄金荣坐在正厅包厢里看戏,见露兰春受了委屈,一时火起,立即命保镖给喝倒彩的人一点颜色看。保镖领命,揪住卢筱嘉就抡了两记耳光。卢筱嘉见打手人多势众,而他自己只有两个随从,好汉不吃眼前亏,就悻悻地走了。不过,卢公子扬言:这笔账一定要算!

没过几天,卢筱嘉带着十多个便衣军警,又来到共舞台,假装看戏。待黄金荣带了四个贴身保镖耀武扬威地踏进包厢,卢筱嘉和他的随从们冲进去了,用手枪顶着黄金荣的光脑袋,架了他就走。虽说这是流氓黄金荣的地盘,但拳头究竟不敌人家手里的枪火呀。赫赫有名的流氓大亨、有着近万徒弟的“麻皮金荣”,就这样在自家场子里被卢公子绑架走了。这件事在上海滩被称为“跌霸”。

后来,通过林桂生和杜月笙的多方周旋,疏通调解,卢筱嘉放了黄金荣。

为了露兰春招惹出祸事,丢大了脸,黄金荣一点都没责怪露兰春,因为他早已看上了她。卢筱嘉绑架风波,反而促使黄金荣下定决心,早日娶了露兰春做妾。

露兰春万万没想到,自己素来尊敬、并且唤为“黄家公公”的黄金荣,竟对她不怀好意。那黄公公一脸横肉上散布着几颗大麻点,加上粗阔的嘴髭,露出一口黑牙,这么一副丑陋嘴脸,以往将他作为自己的祖辈,那是不以为然的,当要与自己的青春联系在一起时,就使小女子露兰春无比厌恶了。她抵触又能如何呢?伶人在那年月是受欺凌的弱势群体。养父母也慑于黄金荣的淫威,前来劝说她从了嫁了。看来,这场劫难势必难以逃过。

横竖都是个羊入虎口,不妨拼着力气从虎口里拔几颗牙出来。

露兰春提出条件,结婚可以,但是,第一,要从林桂生手里接掌黄家全部财权;第二,自己是清白女儿身,既要嫁,就要嫁得风光,黄金荣要明媒正娶,要有龙凤花轿前来接迎。

黄金荣一听,为难了。他本就担心林桂生不许他纳妾,现今又要林桂生交出财政大权;更要命的是,当年林桂生嫁给黄金荣,既未坐过花轿也不曾举行婚礼,如今这一切都在露兰春身上完成了。依着中国传统观念,明媒正娶吹吹打打迎上门来的露兰春就是正房夫人了,辛辛苦苦几十年的林桂生岂不成了偏房?

可是,色令智昏的黄金荣竟然满口应允。

林桂生的愤怒可想而知。黄金荣和李志清不清不白,那是家丑不可外扬,她忍气吞声装没事人,黄金荣居然又要纳妾!不,这不是纳妾,露兰春的姿态哪是妾室所为?愤怒的林桂生和黄金荣大吵大闹,家无宁日。有一次,争吵中,黄金荣昏了头脑,劈头盖脸给了林桂生两个耳光。有生以来,林桂生何曾挨过谁的打,而这耳光又来自黄金荣,她为他付出青春付出所有情意,帮他打天下,成就他,却成就了一个负心汉。林桂生死的心都有了。

大多男人就是这副德性,越不容易得到越要不顾一切去占取。黄金荣铁了心要娶露兰春,他委托林桂生最看重最信任的杜月笙去做林桂生的思想工作,并请转告林桂生,露兰春提出的条件,他黄金荣全部满足。

事已至此,林桂生明白一切无可挽回,罢了罢了,再纠缠下去也不是她林桂生的做事风格。强扭的瓜不甜,无情人耍绝情事,傻子才死乞白赖地求怜悯,况且,哀求往往换不来怜悯,只会滋养无情人无知的骄傲。再退一步来说,即使换得怜悯,于被怜悯中过日子,那滋味也不是谁都能消受得了的。至少她林桂生消受不起。

林桂生也请杜月笙做个传话人,告诉黄金荣,偌大家业她只要5万元的赡养费,她离开黄家,此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这一决定,所有人都大感意外。露兰春更是不敢相信。她提出苛刻条件,原本料定上海滩大名鼎鼎的“白相人嫂嫂”林桂生断不会答应,若不答应,她就有了足够的理由从黄金荣那里安然脱身。现在,林桂生竟然离开黄金荣,为她让路。她万难反悔,无路可退,只得满怀忧愤地在一长串鞭炮声中进了黄公馆。

当时的上海滩,人人都认为,黄金荣抛弃在黑道江湖上同样有地位的结发妻,绝对属于脑子坏掉了。

旁人的感慨,说白了只是为满足茶余饭后的谈资,到底无关痛痒。想她林桂生在最好的年华嫁给黄金荣,虽出自风尘,却是个极有胆识和气魄的,竭尽心力帮助黄金荣打下了那整个十里洋场的江山,到头来,却也不过是做了弃妇。其间辛酸,岂是旁人几句感慨就可道尽的?

据说,离开黄家,林桂生还是在杜月笙的帮助下才寻得一处安身之所。想当年,杜月笙尚是默默无闻之辈,因林桂生的举荐,他才逐渐受到黄金荣的赏识,及至后来终成霸业,和黄金荣、张啸林并称“上海三大亨”。林桂生落难,杜月笙不忘旧情,在西摩路为她租了一幢房屋,室内家居摆设尽量保持林桂生在黄公馆的样式。

林桂生毕竟不是平凡女子,面对新的生活她并无怨艾,从不念叨自己曾帮了黄金荣多少忙,也从不以杜月笙的恩人自居,她平静地保持着自己的清冽孤傲。

可以说是林桂生成就了黄金荣!这是不争的事实。

林桂生_林桂生简介

上世纪初,在鱼龙混杂的上海滩,有一位出自花街柳巷的奇女子,她生得虽谈不上花容月貌,但体态丰腴、风骚媚人,自有一番风流姿态。更难得的是,这女人头脑精明,头发虽长见识可不短,也算神机妙算、足智多谋,是位让混迹江湖多年的大男人也服气的“女枭雄”。她就是黄金荣的夫人,上海最大帮会青帮的开山鼻祖之一,人称“阿桂姐”的女流氓林桂生。

她躲在幕后暗自运筹帷幄,有时只须上下拨弄一番,纸醉金迷的上海滩顿时就会掀起一阵阵血雨腥风。她极善交际,无论达官贵人还是三教九流都搭得上话,朋友几乎遍布上海滩各个阶层。可以这样说,黄金荣之所以能称雄上海滩,全赖有这样一位能干的老婆为他出谋划策,正是林桂生一手打造了黄金荣这个令人闻之色变的“上海教父”。曾经默默无闻的“小瘪三”杜月笙也是最先获林桂生青睐而特意加以栽培,日后才得以飞黄腾达,成为与黄金荣平起平坐的黑道大佬。林桂生,苏州人,生于1877年。20世纪初的大上海华洋杂处、灯红酒绿,是个醉生梦死的销金窟。颇有姿色、喜欢交际、八面玲珑的林桂生来到大上海,开了一家名叫“烟花间”的妓馆。

黄金荣表面上是法租界探长,暗地里却是位弟子众多、黑白通吃的黑老大,人送“混世魔王”绰号。一日,黄金荣到“烟花间”闲玩,见到风骚迷人的妈咪林桂生,两眼顿时直了,随即展开热烈地追求,得手后迫不及待的与她成了亲。二人婚后搬到华洋杂处、号称“三不管”地界的十六铺一带。十六铺位于法租界与华界交汇处,这里龙蛇混杂,商业繁盛,是个捞钱的好去处。精明狡黠的林桂生与丈夫商量,以十六铺为大本营,广派“英雄帖”,公开面向大上海招徕门徒。这建议可谓搔着黄金荣痒处,不禁连声附和,他早想赚大钱,此时不干更待何时!林桂生广泛联络自己早年在经营妓馆时结识的三教九流,加上她头脑灵便、很有办法,又敢作敢当,果然一呼百诺,很快门下就聚集了一千多弟子,一跃成为上海滩最大的黑社会组织。这就是名震上海滩、让人谈虎色变、任谁都须给几分面子的青帮。

黄金荣毕竟是在法租界巡捕房里当探目的人,有些事不方便出面,于是老婆林桂生当仁不让成了社团主事之人。在她的领导下,青帮走私军火、贩毒聚赌、打劫窝赃、贩卖人口、武装押运、勒索绑票、抢夺地盘,谁敢挡财路就灭谁,干得风生水起。林桂生胆子奇大,基本是什么来钱快、利润高就干什么,毫不顾忌。很快,这专做偏门生意的夫妻二人就暴发了,在上海盖起了一座富丽堂皇、壁垒森严的西式别墅黄公馆。黄金荣发现,自己的老婆不寻常,她绝不是小鸟依人的娇娘,她精于算计而且雷厉风行,显得比自己更强悍果决,生意眼光很是精准,于是对她心悦诚服、言听计从,放手让她去做。经过一段时间的浴血打拼、巧取豪夺,林桂生成了在上海滩扬名立万、赫赫有名的“大姐大”,上海本地人叫她“白相嫂”,有“女流氓头子”之意。

日后位列青帮三大巨头之一的杜月笙,就是被林桂生“慧眼识才”、加意关照提携最终得以脱颖而出的。杜月笙14岁混迹上海滩,因卖过水果人称“水果月笙”,为了立足投到青帮麾下,他精明能干、谨慎细致,还很讲义气,很快得到黄金荣的赏识与攫拔。其实,让杜月笙从一个“小瘪三”迅速上位的却是心细如发的林桂生。青帮的帮众大多是太保阿飞、码头苦力、贩夫走卒、“拆白党”之辈,要想在上海滩多如过江之鲫的帮派中屹立不倒,靠那些头脑简单、只知好勇斗狠的莽夫或坑蒙拐骗、狂嫖滥赌之辈可不行,若想做强做大,没有人才是不可能的。在林桂生的苦心经营下,青帮的盘子愈做愈大,她痛感社团内能帮助自己干大事的得力人才极度匮乏,而尽快发现、培养一位能独当一面的“大将”十分重要,这不仅关系到社团今后的发展,也能让自己不再事事亲力亲为、焦头烂额。此时,办事稳妥、义字当先且话语不多的杜月笙引起了她的关注。

林桂生有意试探杜月笙,借故带他去赌场玩玩,又故意让他赢了2000元钱,林桂生派人跟着杜月笙,观察他如何花掉这笔天降意外之财。事后,林桂生对黄金荣说:“这小子拿着这笔轻松赢来的钱却并未去吃喝嫖赌,也未全数揣进自己口袋,如果那样的话他充其量也就是个当小混混的材料。假使他将钱存进银行、或买房讨小,久后必起异心,那么也不是我所要之人。而杜月笙却将这笔钱的大半还了旧日欠账,剩下的分给了码头上结识的穷哥们。他拿钱去还旧债,还懂得散财结交朋友,是个守信的义气汉子,也正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得力助手。我们一定要好好关心他、栽培他、扶植他,假以时日,他一定是我们最可信任、依赖的左膀右臂”!

黄金荣从此对杜月笙另眼相看。太太林桂生更是不遗余力将他当心腹来培养,她将法租界一处油水很足的赌场交予他管理经营,还帮他租了一套体面的房子,并出钱帮他娶了老婆,两家人来往密切,形同一家。那杜月笙感恩戴德,确实也蛮拼。他精明过人,做事滴水不露,将账目管得清清楚楚,一毫不差。他自己并不多拿多占,对待手下慷慨大方,义字为先,且赏罚分明,人皆敬服。后来他果然平步青云,其势力、声望甚至有超过黑道巨孽黄金荣的苗头。杜月笙对待黄氏夫妇一直很谦恭,即便是飞黄腾达后也是如此。林桂生的眼光确实很准,不论是相人还是预判商机,都明显比黄金荣高出一筹。

在林桂生的带领下,逐渐壮大,可谓叱咤风云,虎视上海滩。林桂生名头响亮,门生众多,谁人不知,那个不怕!就算轻咳嗽一声也要震得大上海地动山摇、鸡飞狗跳。林桂生凭借早年在妓院里编织的那张关系网,不光与上海政界大佬关系密切,而且在社会下层也极具号召力,可谓如鱼得水,几乎没有办不成的事。她和几位混迹于花街柳巷的妓院老鸨们结成“十姐妹”,人皆称之为大姐,没少赚青楼姑娘们的卖身钱。而凶戾蛮横的黄金荣,虽然碍于身份特殊,一生从未正式加入青帮,但却凭老婆之力、青帮之势成为上海滩赫赫有名的黑道大佬,众人公认他是青帮的“无冕之王”,位列旧上海流氓“三大亨”魁首。林桂生竭尽全力、煞费苦心为青帮雄霸上海滩立下汗马功劳,黄金荣对她也算尊敬有加,她一直指望两夫妻能在赚得盆满钵满后共享富贵、白头偕老。岂料黄金荣色迷心窍,“老牛吃嫩草”强娶上海京剧名伶露兰春为妾,后又转为正房太太,迫使生性要强的林桂生一气之下与之离婚。林桂生拿着5万元赡养费离开黄公馆,一人在上海西摩路的一幢老洋房里独居。林桂生似乎有意淡出江湖,拒见任何人,即便是杜月笙来访她也拒之门外。

青春靓丽的露兰春哪里甘心陪伴年老丑陋的黄金荣过一辈子,当初嫁给他也是畏惧他的权势,抑或是对他的钱财有兴趣,如今,天天泡在一起,对那张凶相毕露的麻脸早已没了兴致,渐感度日如年。一日,她趁黄金荣外出时,将房契、地契、金条、珠宝首饰、各类债券、钱钞席卷一空,远走高飞。黄金荣回家一看劫后惨景,不禁目瞪口呆。事后,他万念俱灰、感慨万千的对杜月笙说道:“我这一生,成也女人,败也女人,最后却走错这步棋,一招错步步错啊”!似乎颇有悔意。黄金荣希望林桂生回头,于是在日渐清冷的黄公馆大院里种下数百棵桂花树,以此寄托自己对“糠糟之妻”林桂生的怀念与懊悔之意。而曾经足智多谋、将大上海搅得鸟震鱼惊的“女枭雄”林桂生却一去不返。这位曾经亲手打造青帮,在上海滩呼风唤雨、显赫一时的“大姐大”,隐匿在西摩路那所老洋房里,再也不过问江湖中事,直至1981年在孤寂中撒手人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