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是怎么死的

发布时间:2016-05-26 类别:野史杂闻

周恩来是怎么死的

导读:周恩来是怎么死的?1976年1月8日周恩来因膀胱癌于北京市逝世。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病死的,说白了是为人民做事累死的。周恩来的一生光明磊落,为国为党他都献出了毕生的精力,周总理悄悄地走了,它是一个好人,更是为人民服务的好公仆!

周恩来是怎么死的

1972年5月,周恩来在检查身体时发现尿中有癌细胞,随后被确诊为膀胱癌,但他不仅继续担负着常人难以承受的繁重工作,而且承受着来自党内外巨大的政治压力,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在批判极“左”思潮、“组阁”、“反对经验主义”等重大问题上进行了顽强的斗争。他在毛泽东的支持下,逐步推举邓小平重新走上党和国家的领导岗位,成为自己的接班人,为中国今后的前途和命运作出了重大贡献。

到了1975年秋天,周恩来的病情有了新的发展,即由原来的“移行上皮细胞癌”转为“鳞状细胞癌”之后,恶性程度更高了,并很快扩散到盆腔内临近器官、腹腔内脏,继而转移到全身重要器官。他基本上处于卧床不起状态。大小便已开始在床上解决,进食主要靠鼻饲,偶尔在病床上喝一点汤汁及茶水。

从11月下旬起,他身体已十分虚弱,连躺在床上大小便也没有力气,要依靠别人将他身体托起把便盆塞进身体下面去才行。后来,消化道发生部分梗阻,由鼻饲管通过“蠕动泵”输入胃肠道的营养物质不能往下运转,引起腹部胀满不适,只得改为每天静脉输入抗菌素治疗药物,同时输入必要的营养物质以维持生命活动最基本的热量需要。但是,大剂量的各种广谱抗菌素的反复使用,造成肠道菌群失调引起腹泻,大便量与次数明显增加。进而发生全身性霉菌病,导致持续高热不退,心脏和肾脏功能衰竭,使本已十分复杂的治疗工作变得更加艰难了。

由于全身免疫系统功能已面临崩溃,抵抗力极度下降,癌细胞在体内更肆虐。它们每时每刻在吞噬着周恩来的五脏六腑、骨骼与肌肉,由此引起全身各处难以忍受的疼痛;镇静药物和止痛药品几乎已失去了作用;满脸胡茬,更显出虚弱憔悴的病容。那双令敌人望而丧胆、使同志倍感亲切的眼睛已不再炯炯有神。他的体力非常差,呼吸与脉搏也很弱;说话声音轻微,生命处在垂危之中。

从12月中旬起,终日卧床的周恩来已无法进食,所需要的食物由医护人员用管子直接灌入胃里。这时周恩来的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进食、输血、输液、排液……以至连翻身都受到限制。为了减少周恩来的痛苦,医生不得已使用了安眠药和止痛针。但是,不时袭来的剧痛,仍使周恩来常常浑身颤抖,大汗淋漓。就是在这种状态下,他仍表现出高度的自制力。医生张佐良回忆:“总理用的止痛药,开头打一针可管上四五个小时,后来管两三个小时……他疼得实在不行时,就把我叫进去,说,我很疼,能不能哼一哼,叫唤叫唤。听到这里,我的眼泪都掉出来了。我说,总理,你现在愿意怎样就怎样吧!”护士许奉生说:“这时总理是很痛苦的,可他从来不哼也不叫。有一次他正睡觉,一下让病痛惊醒了,就问,我喊了没有?我们说,你叫叫没关系的,如果你疼,你就哼哼,就叫,没关系。他摇摇头。”

周恩来自1974年6月1日住院到1976年1月8日逝世,共做大小手术13次,平均40天左右要动一次手术。只要身体尚能支持,他仍继续坚持工作。这一时期,他除了批阅、处理一些文件外,同中央负责人谈话161次,与中央部门及有关方面负责人谈话55次,会见外宾63批,在会见外宾前后与陪见人谈话17次,在医院召开会议20次,出医院开会20次,外出看望人或找人谈话7次。(人民网)

从1975年6月以后,周恩来由于癌症的折磨,身体极度消瘦,体重只剩下了30.5公斤。他清醒地估计到自己的生命“还有半年”的时间,但他依然继续顽强地工作着,同病魔、同邪恶势力进行着最后的搏斗。

周恩来是怎么死的

今天是总理的忌日。我们那一代入,心目中只有一个总理,就是周恩来。正如老一辈国民党人提起“总理”,那只能是孙中山。不像后来的历任总理,姓华、姓赵、姓李、姓朱等等,八零后都不甚了了。他们应该知道共和国第一位总理周恩来,连威震世界的斯大林也称赞他是最称职的中国总理。

首先,八零后要知道周恩来之死,他死得很惨。1972年5月18日,周恩来被确诊患了膀胱癌,此后直到1976年1月8日,三年多时间,他都在带病超负荷工作,包括经受多次批判,多次做大手术,期间更被迫违心作深刻的政治路线斗争检查。从1974年6月第一次手术到1976年1月去世为止,周恩来一共做了13次手术,1976年1月,周恩来动了最后一次手术,只拖延了他5天生命。周夫人邓颖超认为,重病临死时抢救是没有意义的,她看到周恩来太痛苦了,但是邓大姐没有权力说话,治疗方案由毛泽东亲自拍板,她只能看着总理受很大的罪。八零后是幸福的,他们可以看到中国合法出版物,公开邓颖超的话;美国的安乐医院是人道主义的,可以让老人安静地没有痛苦地死去。

周恩来惨死不但在肉体上痛苦,在精神上的折磨更是痛彻心肺。周恩来在临终前让邓颖超注意两件事,一件是“伍豪启事”问题,另一件就是1973年政治局扩大会议批他“右倾投降主义”问题。1975年9月,周恩来病情再次急剧恶化,要做第四次大手术。他在手术前调来了1972年他说明“伍豪启事”问题的报告,直到9月20日进手术室之前才审阅完毕,并且让邓颖超交给有关部门存档。在进入手术室之前,周恩来突然大声喊道:“我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

在周恩来病危期间,所有老同事老部下都尽量争取探望总理,邓小平、叶剑英等中央领导多次劝毛泽东去探望总理,老毛拒绝说“我又不是医生”。周恩来死后,中共领导层多数人希望毛泽东参加周的追悼会,医疗专家也认为参加追悼会不会影响毛的健康。但是毛泽东没有去。根据汪东兴保存的毛泽东的谈话记录,毛在1976年1月12日说:“为什么要我参加总理的追悼会?我还有不参加的权力嘛!…我和…总理…斗争过不少于十次,不要勉强。”同时,毛泽东身边的人得到命令:不准去向周恩来遗体告别;不准戴黑纱。“四人帮”以中央的名义,强令不准设灵堂,不准戴黑纱,不准献花圈,竭力降低悼念活动的规格。总理的灵堂只能设在北京医院的一个仅数十平方米的简陋房子里.。

周恩来去世三个星期以后,是春节除夕夜,中南海毛泽东的住地鞭炮齐鸣。毛泽东的机要秘书张玉凤在回忆录中说,是毛泽东对她说:“放点炮竹吧。”“你们这些年轻人也该过过节。”据说,毛泽东还在别人的搀扶下,亲自点燃二踢脚。一位在中南海负责警卫工作多年的老干部说,1976年农历大年初一,从老毛的住地‘中南海游泳池’拉走的鞭炮碎屑有整整一卡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