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后代现在 在哪里

发布时间:2017-01-11 类别:野史杂闻

曹操的后代现在 在哪里

导语:曹操的后代现在 在哪里?曹操后代有9个支脉,江苏占两个 现在通过家谱和DNA双证明的曹操后裔是辽宁丹东东港市曹祖义和山东乳山河南村曹家,被复旦大学研究认定曹操后代的铁岭腰堡曹国平和东港曹祖义分别带着各自族人相聚沈阳,想认认亲并共同研究续个家谱。这些曹姓族人站到一起,相貌惊人地相似,都是浓眉大眼。曹祖义说,大家站在一起,一看就知道是一家人。

曹操后代有9个支脉,江苏占两个

曹操的后代现在 在哪里

曹操后代有9个支脉,江苏占两个

昨天,复旦大学课题组宣布通过现代基因反推和古DNA检测双重验证,完全确定曹操家族DNA, 这也是世界上第一例用历史学和遗传生物学相结合解开历史之谜的成功案例,标志着“通过现代人基因反推历史人物基因”取得突破。 课题组称,目前找到的曹操后人有9支,分别来自安徽绩溪、安徽舒城、安徽亳州、江苏海门、广东徐闻、江苏盐城、山东乳山、辽宁东港、辽宁铁岭。江苏盐城的正是曹家舍这一支,现代快报 (微博)曾经采访过。

释疑

为什么2011年时发布的是6支曹氏后代?

为什么2011年时课题组发布的结果是六支曹氏族群是最有可能的曹操后代,今天确定结果时,却变成了9支呢?李辉表示,2011年时,是以有族谱为标准的,当时江苏海门、广东徐闻的因为没有家谱,没有被列在其中,但是后来通过DNA比对,证明他们是与另外六支曹姓家族“同源”。山东乳山的曹姓家族,是2011年发布结果后,才与课题组联系的,他们有家谱,最终也通过DNA比对,验证了身份。

南京周围有个村都姓“操”,和曹氏有关么?

课题组介绍,此次研究也碰到了人类学的新问题,比如南京周围有一个村庄,他们整个村都姓“操”,他们主动联系我们说他们是曹操的后人,因为受政治迫害所以改姓为“操”,这是一个人类学的问题,通过口述方法和各个方面的研究不能得到确证,我们也把他们纳入进来,做了全体基因的采样分析,发现跟曹家没有关系。

破解曹操身世之谜

如何给1800年前的曹操做“亲子鉴定”?

“滴血验亲”, 用现代人的基因反推

曹操既非曹参后代,亦非从夏侯氏抱养

2009年,河南安阳对外宣布发现曹操墓,此消息一出即引发轰动。随后,复旦大学人类遗传学实验室宣布,拟用DNA技术开展对曹操家族DNA的研究。曹操本是生活在1800年前的历史人物,寻找他的DNA似乎遥不可及。课题随即开始另辟蹊径:能不能用现代人的基因反推曹操的基因,从而破解曹操的身世之迷呢?

要把曹操后人与1800年前的曹操进行“亲子鉴定”,首先需要的是可靠的样本。课题组李辉教授告诉记者,从2009年起,专家组在全国各地采集了79个曹姓家族的280名男性和446个包括夏侯、操等姓氏男性志愿者的静脉血样本,最终样本总量超过1000例。

随后,课题组进一步梳理全国258个曹姓家谱,筛选出8支持有家谱、经过史料分析有一定可信度的曹氏族群,再对他们的DNA进行检测,最终发现其中6个家族的祖先交汇点在1800年前,正是曹操生活的年代。

“这些家族共同检出了一个非常罕见的染色体类型,这个比例在全国人口中只占到5%左右。”李辉说,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假冒的可能性极低,“因此法医学上可认定他们是曹操的后代。”

课题组透露,在确认曹操后代的同时,他们还用同样方法验证了汉代丞相曹参的家族基因与曹操家族基因没有关系,从而证明曹操是曹参后人的说法有误;同时对民间传说操姓是曹操后代避祸改姓而来、曹操是从夏侯氏抱养而来等说法进行验证,研究证明曹操家族与这两个姓基因没有明确遗传关系、家族基因不一致,因此说法也不准确。

如何确定九支曹姓家族身份?

两颗牙齿确定曹操家族DNA

曹操之父来自家族内部过继

2011年,复旦课题组来到曹氏宗族墓所在地—安徽亳州,并从上世纪70年代从曹氏宗族墓“元宝坑1号墓”出土的文物中找到两颗牙齿,“最终确定两个牙齿均来源于曹操叔祖父—河间相曹鼎。”根据现代基因和古DNA的双重验证,课题组得出最终结论—100%确定曹操家族DNA。

通过比对,安徽亳州的曹操祖辈墓葬元宝坑1号墓的遗骨与现代曹操后人紧密关联;夏侯氏、曹参后人都不是该类型。故此,课题组认为曹操之父来自家族内部过继,该家族并非曹参本族。

李辉还介绍,他们在江苏做的工作也与曹参相关,主要是在徐州沛县调查,因为这里有汉代丞相曹参直接的家系后裔,最终确定,曹参的基因与曹操家族基因没有关系。目前找到的曹操后人有9支,分别来自安徽绩溪、安徽舒城、安徽亳州、江苏海门、广东徐闻、江苏盐城、山东乳山、辽宁东港、辽宁铁岭。

寻访曹操江苏后人

盐城曹家舍人不知是曹操后裔

“我们靠种地吃饭,这没什么”

两年前,快报记者曾前往盐城建湖县恒济镇采访,找到了恒济镇建中村党总支副书记曹习亮。

曹家舍是村中一个以曹姓人为主的普通群落。“你们知道自己是曹操的后人吗?”当时记者问这个问题时,每个人都憨笑着,不作回答。记者还见到了当时82岁的曹习厚。他是目前曹家最年长的人,对于祖上更多的事,曹习厚挂在嘴边的话是“不知道的不能乱说”。因为要追根溯源曹家的过去,家谱是最重要的证明。可是曹家的家谱现存最老的一部也只是1996年由曹习厚修订的。

在家谱里,详尽叙述了曹氏堂号的由来。曹氏宗祠堂号有四五个名称,最早的称武惠堂、士德堂、敦礼堂,后来曹氏家人又以“绣虎”为堂号,这是因为三国时曹操之子曹植的文才而得名,曹植号绣虎,绣谓其才华俊美,虎谓其才气雄杰。曹习厚说,一直以来只知道堂号和曹植有关系,却从不知道自己就是曹操和曹植的后人。

昨天记者接通曹习亮的电话,刚刚自报家门,曹习亮就接过话头:“我记得你们!两年前的报道我一直收着。”记者问:“复旦大学发布了新结果,证明你们是曹操后人,你们知道吗?”“哦,不知道……现在,你跟我说我就知道了。”电话里,曹习亮语气很平静。问及他听说这消息心情如何,他笑着说:“我们靠种地吃饭,这没什么。”像两年前一样,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

海门余西曹氏与曹雪芹同宗

极有可能是曹操的后代

目前找到的9支曹操后人中,有一支来自于南通海门,曹氏“武惠堂”自北宋大将曹彬开始,据有关资料显示,北宋南迁时,曹彬后人确有四支十八房南迁,曹彬的后代,包括曹雪芹、曹永昌(柳敬亭)等也随迁至金陵句容(今南京)一带,其中一支又迁至今南通余西(古通州余西场)。

通州二甲镇人曹洪江自称“武惠堂主”,他曾在一篇博文中提到, “武惠堂”曹氏自江南迁至南通通州后,从明初洪武至清嘉庆,曾六次纂修家谱。据南通通州曹氏族谱记载,余西武惠堂曹氏是曹彬第三子曹玮之后;又据江西南昌武阳曹氏族谱记载,曹雪芹为武阳曹氏始祖曹孝庆第十七世孙,而曹孝庆是曹彬第三子曹玮五世孙。

红学专家们根据《江宁府志》“曹玺传”记载发现,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玺“出自宋枢密武惠王裔也”。也就是说,曹雪芹也是曹彬的子孙。那曹彬和曹操之间有关系吗?有专家论证,曹彬是曹操的子孙。

据“武惠堂主”博文透露,“武惠堂”曹氏自江南迁徙余西后,于明代末年曾有一支迁徙至南通城南;清代曾有一支迁徙至如东曹埠,还有迁徙至海安袁庄曹家园“积善堂”一房,近期正在修支谱。昨日,记者联系到家住南通市海安县海安镇谭港村的曹兆铭,老人今年70多岁了,是海安“积善堂”一房后人。据其介绍,“积善堂”一房的曹氏先人主要是在明初,从苏州阊门一代迁徙至南通通州,再辗转至海安当地。

意义

教科书或将改写

课题组领衔人之一韩昇教授表示,复旦的研究有历史性的新突破,在《三国志》记载上,确证曹操的爷爷曹腾是曹参宰相的后代,实际上曹操之父来自家族内部过继,该家族并非曹参本族。这就带来一个重要的历史问题,这个时期是门阀氏族的社会,曹腾家族怎么能混进去?这是很不容易的,而且混到让当时的国家档案馆掌管的官员都相信他,这是历史学的重大问题了,今后整个东汉统治阶级的成分,它的由来和一系列的研究就要展开。

复旦的这一重大研究也颠覆了现有历史教科书的众多结论,专家们认为,历史教科书将有望改写。

催生历史人类学新学科

此次复旦大学课题组对曹操后代的追寻,第一次从基因层面验证了许多同姓人群在千百年前确实是一家。而生命科学和历史学的跨学科合作,也将有助于更多历史谜团的揭开。

韩昇表示,这次的曹氏DNA研究,是世界上第一次把遗传基因研究精确到家族,并且是在没有古人检测样本的情况下,根据对后人的研究,推测出古代家族的基因。在遗传学和历史学相关的理论、实验试剂以及研究方法方面,都有很多新的突破,对于相关学科的发展有很大的推动作用。随着这个成果的发布,一个新的学科诞生了。现在只是说我们能不能从非常严格的条块分割下面做一个突破,让一个新的学科—历史人类学破壳而出。

125754198_11n.jpg

要知道曹操的后人有多牛,来看看他们11月23日在沈阳的认亲恳谈会吧!11月23日上午,被复旦大学研究认定曹操后代的铁岭腰堡曹国平和东港曹祖义分别带着各自族人相聚沈阳,想认认亲并共同研究续个家谱。这些曹姓族人站到一起,相貌惊人地相似,都是浓眉大眼。曹祖义说,大家站在一起,一看就知道是一家人。

参加认亲恳谈会的,还有在沈阳居住生活的曹征、曹铁成、曹振。今年47岁的曹征说,曾祖父曹世福是晚清的小官吏,在日俄战争期间和族人一起从安徽来到铁岭。安徽绩溪、舒城、亳州三地曹氏亦被复旦大学认定为曹操后人。

曹操一生共生育25个儿子,辽宁这三支曹姓后人到底是曹操哪个儿子的后人?复旦大学虽然厘清了东港曹氏、铁岭曹氏同为曹操后代,但却无法厘清辽宁三支曹姓后人的出身和辈分。曹祖义自称是曹操第70代孙,长子曹丕的后代。而铁岭曹国平由于没有族谱,不知道自己的先祖究竟是谁。

复旦大学研究结果显示,曹国平这支族人与安徽省舒城的曹友平等人在十七、十八代前共为同一祖先。由此推断,曹国平这支族人祖先应是在明代永乐年间从舒城迁入铁岭,应是曹植的后代。

曹操的后代现在 在哪里

曹操后人是指曹操(汉末魏王、曹魏奠基人)的后代,现在通过家谱和DNA双证明的曹操后裔是辽宁丹东东港市曹祖义和山东乳山河南村曹家,他们家谱范字“九锡龙宗延”是中国曹姓第一家这样起名排辈分,因此是最正宗的曹操后裔。还有江苏盐城建湖县恒济镇建中村曹家舍有家谱证明是曹植后裔。

曹操家族的后人现在到底在哪里

那张复旦大学课题组提供的基因检测结果表,安徽舒城68岁的曹忠义细心保存着。这成了他“曹操后人”身份的重要证明。

为保护隐私,姓名被一系列反映基因变异的字母和数字取代,上方是曹氏家族的代号,下方的表达式则体现了家族基因的一致性。据复旦大学课题组的基因检测,曹忠义所在的曹氏家族“仪壹堂”,基因类型为O2*-M268。这或许就是曹操的基因。

推翻史书结论

复旦大学课题组来到安徽舒城县是2010年5月2日。课题组领衔者是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副会长韩升,以及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教授李辉,他们要用DNA技术“解剖”曹操家族。

包括曹忠义在内的安徽舒城部分曹氏家族成员被抽取了血样。项目自2009年启动后,在全国范围内采集了79个曹姓家族的280名男性和446名包括夏侯、操等姓氏男性志愿者的静脉血样本,最终样本总量超过1000例。每一例基因检测的成本约1000元。

“曹操墓的发现,给我们解剖第一只‘麻雀’提供了一个好的案例。曹这个姓,人口普查全国有770万,数量不大不小。”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韩升告诉南都记者,他们的最终目标是用DNA的方法研究中华民族形成史。

在四处抽取血样之前,课题组梳理了258个曹姓家谱,以探寻曹氏迁徙的可能线索。“我们组织了研究生、本科生十几人,在上海图书馆研究了曹氏家谱等。”

抽血约两年后,曹忠义得知自己家族的基因类型为O2*-M268。复旦课题组对全国8个曹氏族群进行了Y染色体DNA全序列检测,最终发现6个族群属于此类,该类型在全国的人口比例中占5%左右。2011年,课题组对曹操叔祖父曹鼎的牙齿进行古DNA测试,发现其基因类型也属同一种。

2013年11月中旬,根据现代基因和古DNA的双重验证,课题组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最终的结论———100%确定曹操家族DNA为O2*-M268。此前,相关论文已发表在国际学术杂志《人类遗传学报》上。

“对历史学来说,这个如果成功是革命性的变化。研究打通了通过当代人找祖先的这条路。”韩升表示,“如果基因库足够大,就能够做中华民族形成史。”

陈寿的《三国志》记载曹操是西汉第二任相国曹参的后代,又有一说曹操是从夏侯氏抱养。但复旦课题组DNA检测发现,夏侯氏、曹参后人都不是O2*-M268类型,因此得出了颠覆史书的结论:曹操之父来自家族内部过继,该家族并非曹参本族。“曹参家族的基因类型是O3,这是汉族里面最多的一种基因类型。”韩升说。

《三国志》的作者陈寿显然相信了曹操与曹参同族的提法。“陈寿当时根据国家档案馆的材料书写,当时这个问题确证了。”韩升说。

若复旦课题组的结论成立,也留下了悬而未决的问题:曹操祖父曹腾是怎么混进曹参家族的?“曹操祖父曹腾当时所处的社会是门阀社会。曹腾是宦官,出身不会很高贵,要混进曹参家族是很难的。他是怎么让曹参家族认同他的?这就有门阀社会的婚姻、伪冒问题。”韩升分析。

遗骨DNA谁更靠谱?

课题组的研究并非一帆风顺。韩升说,“一些保存在仓库的文物,由于管理体制的原因,哪怕是拿文件也不给你看。”

这些课题组没有获得的文物,包括从河南安阳“曹操墓”出土的一具人骨。

2009年发掘、后得到国家文物局认定的曹操墓,位于河南安阳市安丰乡西高穴村。该墓的真伪问题在当时引起广泛争议,至今没有统一结论。事实上,正是在安阳墓真伪争论不休的背景下,4年前复旦大学课题组高调向全国征集曹姓后人,表示完全可以通过DNA技术水落石出。

安阳墓出土了三具人骨,其中一具或许为曹操遗骨,但至今并未得到古DNA检测。

“考古队对安阳墓进行了严格的考古发掘,每一个问题应该尊重专家的辛勤劳动。”韩升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称,“他们认为曹操墓在考古学上是真的,没有必要做基因检测,我们也尊重他们。”

没能获得安阳墓遗骨,课题组转而到安徽亳州去寻找曹氏宗族遗骸。在十几二十年前,这里的曹氏宗族墓被发掘,遗骸用做体质人类学测量。但测量之后遗址就被填埋,大量遗骸没有保存。最终课题组用于检测的,只有曹鼎的牙齿。“遗骸不能重挖,重挖人家说你造假,你不能证明你是真的。”韩升说。

遭遇类似境况的还有曹植墓。1951年,山东东阿县曹植墓发现了20多块遗骸,现在下落不明,“曹植墓出土文物曾借调到国家博物馆展览过,由于‘文革’,找不到了。”

虽然韩升称“我们没有对安阳墓说过任何一句话”,但复旦大学课题组DNA检测的结论,受到了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曹操高陵墓葬考古队领队潘伟斌的质疑。

“他们的应用方法是有问题的。”潘伟斌认为,课题组研究的重要文献依托,是258个曹姓族谱,但族谱问题很复杂。“现在看到的族谱都是明代以后的,之前的族谱找不到,就形成几百年的断档。后来修的族谱靠家族回忆,这是不可靠的,不可靠得出结论不行。过去家族修族谱,往往对自己的先人往皇室、皇族的背景上靠。靠的后果,是许多东西打折扣了。”

同时,潘伟斌也对DNA检测手段提出质疑。“复旦大学课题组采集的是曹鼎的牙齿,曹鼎不是曹腾(注:曹操祖父)的亲弟弟。文献记载曹操的父亲曹嵩是过继的,但没有明确记载家族内过继还是家族外。另外,在没有对曹操DNA分析的情况下寻找曹操后人,肯定是不可靠的。”

潘伟斌表示,安阳墓中的遗骨确定为曹操遗骨,“是经过考古学方法,从年龄、性别等方面确定的。”至于为何拒绝向复旦方提供遗骨,“不是不愿意做,是要保守地做。”他认为,用古DNA技术检测墓中遗骨“现在还没到那个地步”,“文物一旦损坏了就不能复原了。我们是非常谨慎的。在没有确定可靠、成熟的技术情况下是不做的。”

4年来,复旦课题组大量研究曹氏族谱、检测后人DNA,安阳墓的考古研究也在持续进行。据潘伟斌介绍,墓葬中很多文物被损坏了,目前修复了近千件出土文物。而详细的考古报告,要等大量文物修复之后才能最终完成、公之于众。

洪水冲走家谱

复旦大学课题组的结论,除了激起来自曹操墓考古方的质疑,在全国曹氏家族内也引起轩然大波。

被DNA测试认定为曹操后人的很激动。据媒体报道,辽宁铁岭的曹氏后人想建一座“曹氏祠堂”,让铁岭各地和从铁岭腰堡迁移到其他省份的曹操后人一起祭拜。而被研究结果排除在外者则愤愤不平,常州曹氏有人表示异议:“老人都说我们是曹操后代,传了多少代了,复旦这样一个结果就把我们祖先否定了?”

而对安徽舒城县的曹忠义来说,研究结果的公布则打扰了他平静的生活,他不时接到媒体的采访电话。

在复旦课题组启动项目时,曹忠义正牵头进行曹氏家族“仪壹堂”第五次修家谱。

他们第一次重修家谱是在清嘉庆十年,通过回忆、历史记载等进行。那次修谱,确立泰长公为始祖,泰长以上以及1369年至1644年在明代亳州居住情况形成断代。

此前,他们有祖传的锡盒装全谱一部,但在雍正5年被一场溺死万人的大洪水冲走。大洪水也带走了对家族来说最重要的信息:家谱里有没有曹操的记载?

祖父和父亲去世较早,曹忠义只听叔父讲过,他们祖上是大户人家。但对于是曹操后人的说法,一直只是传说,家族半信半疑。

2010年修毕家谱,曹忠义把它保存在龙河村老家一个紫色的木匣子内,上书“龙舒 曹氏宗谱”。一共八卷的家谱,祖先被追溯到周武王的十三弟振铎公,并没有提到曹操。

不过,曹忠义在2009年想到了他。那年他花了一周时间,参考古籍和网络资料,制定了一张曹操家族世系图表。在图表中,他根据网络资料,将曹操的父亲曹嵩认定为从同宗的曹褒过继给曹操的祖父曹腾。曹褒曾任颍川太守。不过这种推测没有更权威的佐证。业余时间,他还写了一篇纪念先祖的文章,名为《先祖曹操 一代枭雄》。

直到复旦大学课题组的基因检测结果出来后,曹忠义的家族、1500人左右的“仪壹堂”被认为是曹操后人。曹忠义则被认为是曹操的第78代孙,为曹丕之后。

舒城县另一支曹氏宗族为“七步堂”,58岁的家族成员曹佑平在县里金融系统工作。根据复旦大学课题组的检测结果,他是曹操的74代孙,为曹植的后人。

早在来舒城之前,曹佑平的家族堂号就是“七步堂”。根据代代相传的说法,他们家族是曹植的后人。“七步堂”得名于曹植的七步诗,但何时得名已不可考。在舒城、六安一带,“七步堂”家族成员有三四千人。

曹佑平小时候看到过七步堂的祠堂。那是个开着八字门的祠堂,门枕为旧时官宦人家才用的纱帽门枕。根据封建规制,家族有一品大员以上才可开八字门。新中国成立后,被村民用做油坊,这座标志家族地位的祠堂逐渐衰败。“文革”中,祠堂的对联等被破坏,十几年以前,它分给了私人,最终被拆除。

在安徽舒城政府网站,“周瑜故里”一直是宣传标签之一,自从曹氏家族被复旦大学课题组鉴定为曹操后人后,曹操取代周瑜成为最受关注的历史名人,家族已不复往日平静。(作者:高龙)

相关文章